头部banner

外省来信

出自: 2021年第6期
字体: | |


  我小时候有个外号,叫脓包,是村小学小卖部一个阿姨赏赐的,整个村子里只有她一个人这样叫我。每次我进得店门,这个腰宽体阔的女人手头针线活再忙,也会搁下一两秒,挤眉弄眼地冲我喊一句脓包来了呀。我在心里哼一声,把头径直埋进货架各种五彩斑斓的食品袋间,避免和她发生目光接触。

  不要误会,脓包这个词不是指代我的外貌,而是形容我作为独生子被我爸爸长期过度宠溺的恶少般的处境。怎么说呢?从她的视角来看,就是我兜里揣着皱巴巴的几张钞票,一天三五次地往她店里跑。跑得多了,我不仅没能在她心里获得上帝的尊贵地位,反而添了这样一个不伦不类的外号。取笑我,成了她无趣日常中的乐事一桩。每次一看见我 ……阅读全文

刊社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广告刊例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

主办: 当代人杂志社 Copyright◎1997-2021

技术支持,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
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京)字066号
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
京ICP备10216796号-8
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:

京ICP证060024